您好!欢迎访问!
设置首页

聚焦校园霸凌:“闹着玩”也可能构成伤害!

浏览数:  发表时间:2022-07-03  

  距离跳楼事件六、七年了,我和以前的同学还会聊起那个胖女孩。餐桌上所有人都感叹,我们居然曾经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我这时才知道,不止我一人觉得愧疚。

  我提议一起去给那个女孩道歉,但是所有人都不敢,怕不会被那女孩和女孩的家人原谅……直到现在,我依然感到很抱歉。我觉得唯一能让我走出这段过去的方式,就是去道歉。如果有天我和她恢复联系,我一定会这么做的。

  回首当初,作为学生,我们可能曾经因为一个女孩子说话特别“装”讨厌过她,因为一个男生有异味反感过他,因为某个人爱出风头排斥过他……我们很多人可能自觉有教养,并没有当面说过什么,只是私底下和同学吐槽。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些眼角眉梢最终汇聚成一股洪流,裹挟着我们每一个人前进。只是吐槽的人都忘了,被吐槽的人心却永远活在了那一刻。不管后来他们的外在看起来进步到了何种地步。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无原因的排斥,而是有理由的排斥。因为它让人无力反抗,并且也让人理直气壮。

  作为成年人,我们应该反思。在很多时候,校园霸凌都会被定义为一个相当具有中国特色的词儿——“闹着玩”。

  你被隔壁牛高马大的二傻子欺负了,父母带你上门理论,二傻子他妈一句话就堵住了大家的嘴:小孩子不懂事,闹着玩儿嘛。

  你在学校里被一群大哥大姐拦住要收“保护费”,告到老师那里,老师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同学之间都是闹着玩儿的,没事儿。

  乃至于你都被同学逼着脱光衣服、喝尿、扇耳光了,闹得上新闻了,学校出来收拾烂摊子,也只是敷衍地说两句:玩笑开大了,玩儿得有点过了。

  我们很少去关注孩子的各种“暴戾行为”。其实,小孩子间的暴戾行为和倾向,有时候比成年人更严重,因为他们更不懂得控制情绪,更不受约束,更无所顾忌。为什么小孩子间的这种暴力行为如此可怕,为什么大人们却并不关心?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传统里,从来没有把小孩子的种种暴力行为和犯罪联系在一起。

  作为95后,我不得不说,在我的小学、中学、大学生活中,身边都有或多或少的校园霸凌行为 。虽然不像媒体报道及网友爆料中那样对受害者身心产生巨大的伤害,但毋庸置疑,对受害者甚至目击者的心灵一定有深刻的冲击,甚至能够改变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记得上初中时,班里的一个女生由于相貌的原因,时常被班上同学的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 。然而,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有所制止。开玩笑的人随心所欲,其他人事不关己。那个女生一直默默地承受着,突然有一天,她悄无声息地转学了。除了老师 ,没有任何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从此,同学间没有了任何关于她的消息,再也无从知晓,她现在怎么样?是否对当时的事还刻骨铭心?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一种校园霸凌。一种施霸者不以为耻,旁观者不以为然,受害者深受其害的霸凌!如果可以,我线岁,和她说一声:对不起!和班上同学说:我们错了!

  据了解,在美国及加拿大等国家,在每年特定的日子里,学校的全体师生会身着紫色或粉色的服装,共同抵制校园霸凌。不仅如此,对于施霸者,学校会进行相应的处罚,要求其向受害者道歉并承担社区服务工作以反省自己的行为。

  近年来,我国已经开始对校园霸凌问题提高了关注度,尽管在这些方面国内的体制还不够成熟,但政府已经在积极地做出努力。

  毎个人只有一次纯真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衷心希望能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并采取措施,也真心的希望每个孩子在有限的少年时代都能拥有无限美好的回忆。

  我常常担心在上学、回家的路上被流氓地痞勒索抢劫。我常常担心同班的“坏学生”会一时心血来潮欺负作为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的我。 我常常担心学校里那些出了名的“小霸王”,只因为某个打赌,或者只因为我不敢看他们,甚至只因为我和同学欢笑着路过,就来揍我一顿。 我常常担心我的同学我的朋友我心仪的女孩遭遇“校园暴力”的伤害。

  虽然没有任何因素必然导致一个孩子成为霸凌者或受害者,但以下人群中受害者比例更高:与众不同的孩子、公认容易受欺负、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抑郁、焦虑或自信度低的孩子、不那么受欢迎、朋友少的孩子;

  第一类是有良好同伴关系的孩子,很有社交权力(即容易在社交活动中影响别人),而且对自己的受欢迎程度特别紧张,喜欢主导和控制别人。

  第二类是不太合群的孩子,可能有抑郁或焦虑的困扰,www.939359b.com自信心不足,不太参与各类活动,很容易服从同伴压力,或者不能体会他人的情绪、感受。

  霸凌者并不总是那些更强壮的孩子,优势权力可以来自多个与身材无关的渠道——受欢迎程度、力量、智力等等。霸凌的孩子可能占有一项或多项优势权力。

  霸凌行为影响了每一个人:被霸凌的人、实施霸凌的人,以及那些霸凌的旁观者。

  霸凌对受害者的生理健康与心理健康都会产生负面影响。调查发现,被霸凌的学生比起同伴,更可能表现出头痛和胃痛的症状,免疫能力也更弱。而另一项针对澳大利亚750名学生的研究显示,受害者更容易有高焦虑水平、社交障碍以及抑郁。

  由于被霸凌带来的不安全感,使得受害者在学校很难集中注意力,并且部分受害者会因为感到不安全而旷课甚至辍学,影响学习成绩。

  此外,有一部分受害者会成为日后暴力的犯罪者。在美国,上世纪90年代,在15起校园枪击案中,有12起枪击案的罪犯曾遭受过校园霸凌。

  霸凌行为同样会伤害霸凌的实施者。他们在成年后更容易出现行为问题,如酒精、物质滥用等等。也更容易出现犯罪行为,或是成家后对配偶和子女进行家暴。

  而对于那些既是受害者,又成为霸凌者的人,他们有最高的风险产生抑郁症,或者自杀。

  调查发现,比起没有卷入过霸凌的学生,霸凌的目击者会更容易在日后产生心理问题,比如患有抑郁症和焦虑症;同时,也会更有可能吸烟、酗酒或者使用毒品。目击霸凌也会影响到学习,目击者可能会旷课,甚至辍学。

  所以,霸凌会影响到卷入其中的所有人。即使目击者选择什么也不做,只是单纯地旁观,Ta可能依然不能免除霸凌带来的影响。

  虽然霸凌会给参与者们带来负面影响,但是对于那些敢于反抗霸凌者的学生,霸凌经历可能会带来积极影响。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发现,那些反抗校园霸凌的人,本身的社会竞争力更强,也更为成熟。反抗霸凌锻炼了孩子们冲突解决的能力,也提前给他们上了一课:并不是生命中所有人都会喜欢你。

  2017年教育蓝皮书对北京市的12所高中、初中和小学的校园欺凌现象展开调查。书中将校园欺凌类型分为“身体欺凌(故意冲撞)”、“语言欺凌(难听绰号)”和“关系欺凌(联合孤立)”,调查了小学、初中、高中不同学段。

  调研显示,46.2%的北京中小学生有被故意冲撞的经历,有6.1%的学生几乎每天都遭受身体欺凌;40.7%的北京中小学生有被叫难听绰号的经历,有11.6%的学生几乎每天都遭受语言欺凌;18.6%的学生有被同学联合起来孤立的经历,有2.7%的学生几乎每天都在经历这种关系欺凌。

  ◆加强师生之间的沟通。研究显示遇到问题能主动跟老师沟通的学生,更少遭遇校园欺凌 。

  ◆改善同伴关系,结交同班好友。研究显示有同班好友的儿童的受欺凌情况显著少于没有同班好友的儿童,而是否有其他班或者校外好友影响不大。

  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出多项措施,要求积极有效预防学生欺凌和暴力,依法依规处置学生欺凌和暴力事件。

  以及就在前两天,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消息也印证了我们在司法层面上作出的努力。